当前位置:首页
> 最多跑一次专栏
转发临安:“三治”经带来乡村巨变杭州上田村讲好乡村治理故事
来源: 浙江法制报 发布时间: 2018-11-16 13:42:46 点击率:

  见习记者 王乃昭 通讯员 平安君 

  近日,杭州临安区板桥镇上田村,村民们聚集在广场上,见证一对新婚夫妻的新人礼。

  “茶香竹海,文武上田;百姓共源,千枝一根……”村支书潘曙龙诵读一句上田村训,新娘跟着读一句,声音回荡在整个广场上。

  随着参加新人礼的次数越来越多,村民发现,如今嫁到村里的姑娘越来越多了。而在十多年前,这里还是远近有名的“落后涣散村”,有着“有女不嫁上田郎”的坏名声。

  这样的变化缘何出现?日前,记者走进上田村,寻访乡村巨变背后的基层治理故事。

  以前往外走,如今都“恋家”

  说起过去的上田村,村民们忍不住摇头,“臭烘烘,蚊子苍蝇满天飞”“一有矛盾就打架”……

  可眼前的上田村,茶香竹海,农家小楼与青山绿水相互映衬,一派和谐美丽的田园风光。

  变化来自自治、法治、德治“三治融合”。潘曙龙说,乡村治理的切入点,是慢慢改变上田民风。村委会从村中望族钱氏和刘氏等的家训中,归纳出上田村训。2013年起,村里开始开展好家风评选,活动激发了村民的积极性,500多户村民纷纷挖掘自家家风家训,村里挑选后,集结成册、广泛宣传,家风渐渐成了村风。在家风、村风的浸润下,村民的关系越来越融洽,吵架、斗殴也越来越少。

  家风助德治,活动聚人心。“除了新人礼,我们还有开蒙礼、成人礼、孝老礼、十八般武艺创意交流展示……”潘曙龙说,村里每月至少会开展一个主题活动,“通过活动在每个人心中播下文明的种子,也让大家有了精神家园。”

  影响显而易见。以前,上田村晚上很安静,“因为村里乱,活动又少,大家都不想呆在这里”。而现在,即使是在附近工业园区上班的村民,下班了都会回到村里,或者参加活动,或者与村民唠嗑,气氛热闹又融洽。“这些多亏好村风。”村民钱先生说,“如今的上田村吸引力大着呢。”

  左手舞枪棒,右手书锦绣

  在上田村村口,“茶香竹海 文武上田”八个大字引人注目。“茶香竹海”说的是村里的主要经济作物茶和毛竹,“文武”则是老底子传承下来的书法和上田十八般武艺。

 上田村1900多人中,有500多人姓钱。钱氏家族有个规矩,家中若有2个孩子,就要1个学文1个学武,这一族规后来成了上田村的传统。

  2006年前后,潘曙龙通过反复做工作,将村里3支有矛盾的武术队拉到一起,组建了上田十八般武艺国术团,原本互不服气的武术队伍一起把十八般兵器舞得虎虎生威。这些年来,国术团陆续外出参加比赛,名气越来越大。“现在我们的集体荣誉感可强了。”钱先生说,大家都觉得能为村里赢荣誉很骄傲。

  让村民们热衷的还有村里的书法活动。活动由村民吴成英提议发起,并注册成立了临安市书法家协会上田书法分会,发展到现在会员有160多人,成为名副其实的“书法村”。

  “一文一武成为上田村德治的载体。”潘曙龙说,村里没了拳脚相向的冲突,多了文明新风,大家习武练字其乐融融,既涵养了性情,也提高了品性。

  孩子的娘,房子的梁

  “孩子的娘,房子的梁”,用这句俗语形容这些年上田村委会的角色再贴切不过。这些年,潘曙龙带领村委会从制度入手,划分村民小组,开展法治宣传教育,把每个党员落实到村务监督、环卫监督、维稳治保等对应的服务岗位,有问题就地解决,真正做到了小事不出组、大事不出村。

  “前段时间,村里有三兄弟因为祖传宅基地产生矛盾,放在以前,肯定又是一通闹腾。”村调解委员会主任潘志文说,现在一有纠纷,村民小组马上反映到村里,村调解委员快速介入进行调解。老堂怎么处置?占道围墙谁来拆除?经过调解委员会的理顺,三兄弟各自退让,纠纷得到解决,三人也和好如初。

  村里每年还定期开展法治宣传教育,邀请法律专家为村民上遵纪守法课,官司怎么打、财产怎么分……村民慢慢了解了身边的法律问题,学法、懂法、守法蔚然成风。

  省级信用村、无邪示范村、民主法治村、市级书法村、美丽乡村示范点……近年来,上田村打架滋事的现象几乎绝迹,还将荣誉接二连三地收入囊中。全村人均收入也从2005年的5220元增加到2017年的28900元。“成绩的背后,基层社会治理模式功不可没。”潘曙龙信心满满地说,在“党建引领,三治融合”的基层社会治理模式下,上田村的明天会越来越好。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