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滨江,他们如何找到更多可能性 从导演到企业CEO,从网络作家到创业者,两位年轻人的奋斗史
来源: 钱江晚报 发布时间: 2021-12-30 16:42 点击率:

杭州文创产业乘风破浪,2020年增加值实现2285亿元,比上年增长8.2%。

其中,杭州高新区(滨江)文化产业成绩斐然,增加值363.7亿元,同比增长15.8%。

最新的文化产业发展规划显示:到2025年,滨江区要将文化产业发展成为区重要战略性支柱产业,创新驱动、优势突出的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和市场体系基本建成;通过“三区一园一地”(即国际动漫游戏产业先行区、国际网络文学产业样板区、国际“文化+科技”融合发展标杆区、白马湖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园区、创意设计先锋地)的效应引领,把杭州高新区(滨江)打造成为之江文化产业带最具活力的动力引擎,新时期具有重要国际知名度和美誉度的文化创意城区。

文创企业良好的发展势头,成为了滨江的“活招牌”,每年都有众多文创企业落地滨江。

我们遇到两位年轻创业者——“泡面头”和“发飙的蜗牛”。作为年轻文创企业创业者的代表,在滨江,他们找到了个人奋斗更多的可能性。

杨加助蓬松的泡面头,就是他的名片。

他说,心中多一个想法,头顶上就会多一个问号,当问号越来越多,就有了这头“大爆炸”。

他的身份挺多:导演、编剧、制片人,还有杭州流彩动画有限公司的CEO。

创业6年,他的根扎在了杭州滨江。开始的路并不顺畅,幸好滨江的“包容”让他有了试错机会,几度浮沉,他挺过了五年,正在拥抱下一个五年。

阿助出生在温州,兄弟三个,他排中间。小学四年级开始接触绘画,老师给的评价是“比同龄人画得好”。

从小看《七龙珠》和《灌篮高手》长大的他通过艺考,成了浙江传媒学院动漫专业的学生。

毕业后,他做过二维动画设计。受《汽车总动员》的影响,阿助在心里默默播下种子:做属于自己的动画电影。

为了这个梦想,他辞职了,一边在培训机构教人画画,一边自学三维动画的制作。“2008年我就在滨江租房,当时在联庄一区的农民房,每天坐公交车穿越景区去上班。”回忆那两年的日子,阿助挺感激,“所有的经历都是财富”。

经过几年历练,他带着几个志同道合的伙伴,在滨江的星光大道开起了公司,接一些动画广告的制作。

这便是流彩动画的雏形。

前三年总有几个月工资付不出,阿助向表弟借过钱,也卖过房子维持公司运转。白天在公司当老板,晚上到公司楼下的酒吧当贝斯手补贴公司。

转机出现在2019年。那个夏天,动画片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横空出世。其中的“陈塘关大战”燃爆,哪吒、敖丙、太乙真人、申公豹的大混战,让人眼花缭乱的对打场面,还有哪吒变身、敖丙化作龙升空等酷炫场景……让这一切“动起来”,是阿助带领的技术团队刻苦攻关2个多月的成果。

流彩动画就这样一炮而红。

《白素贞》是他筹划了好多年的一部作品。

“浙江有这么优秀的神话故事,但是没有优秀的原创,太可惜了。我要打破这个僵局。”2014年,阿助就写出了动画的第一版剧本,后来为了丰富故事,他让团队去采风。

如今,《白素贞》的故事已经改到了第五版,制作也争分夺秒进行着。“有笑点也有泪点,有情感也有温度,大家期待一下吧。”阿助说,电影计划明年上映,他希望能做出杭州的新名片。

一路走来,满脑子想法的阿助很感谢滨江。

“滨江就是创业的温室,让我们自由生长的同时,又注入了阳光雨露。”

这个年轻人说,未来还有很多想法等着实现。想制作一部音乐动画电影,想把动画电影做成产业,想把公司所在的物业做成一个艺术街区,做成白马湖的后花园……

白天加黑夜,王泰在横店紧锣密鼓地拍戏。

他是导演,作品《武神主宰》讲述了一个少年经受波折后踏上成长之路的故事。

王泰很享受把静态的文字用动态的画面表达出来。

如果对王泰这个名字陌生,那“发飙的蜗牛”你可能有所耳闻。

“发飙的蜗牛”就是王泰。

作为一个写游戏和玄幻类型的网络作家,他著有《网游之练级专家》、《贼胆》、《妖神记》等十一部作品共计一千八百万字。今年9月,《妖神记》还登上了“2020年度中国网络文学影响力榜”的海外影响力榜。

在很多读者的“催更”声中,“发飙的蜗牛”悄悄转换了身份,以本名王泰成立了杭州若鸿文化创意有限公司,用网络文学的故事结构去打通漫画、动画、游戏、影视多个领域。

从3万元的启动资金,到如今百名员工的规模,若鸿文化在王泰的带领下,路越走越宽。

1987年,王泰出生在台州临海,2006年考入东华大学的化工专业。

从小就喜欢玩游戏和看小说的他,2008年开始网文创作,后来成为了一个职业作家。

不少作家希望自己的作品被改编成漫画动画影视。王泰等到了伯乐,可惜卖出版权的几部作品都没做到他理想中的样子。他决定自己出来做影视化改编。

2015年,王泰创建了杭州若鸿文化创意有限公司。

他用自己的稿费,招募到一群漫画创作人员,还有其他几位小说作家和编辑负责故事开发,一个年轻的团队就这样组建了起来。

意外的是,初出茅庐的团队,做出的《妖神记》漫画,迅速创造了2亿多的点击和近300万收藏的好成绩,并被翻译成了英文、泰文、韩文等多种语言,成了国漫爆款。

若鸿文化喜提天使轮投资,公司顺势迁至滨江星耀中心,王泰和滨江的缘分就此开始。

“当时,有朋友介绍说滨江这边政策比较好。公司创立前三年,基本都能享受房租补贴。”王泰回忆说,因为获评“瞪羚企业”和国家高新技术企业,还享受到了所得税优惠政策和一些资金支持。

从2015年到2016年,一系列标志性事件让内容付费成为互联网行业的潮流和风口。若鸿文化一脚踩进“知识付费元年”,御时代风口而上,运营走上正轨。

2017年,中国网络作家村在高新区(滨江)成立,目前已集聚网络文学作家212位。这些作家的入驻,给滨江区文创产业带来新的生机,也给当时的若鸿文化带来思考。

不少驻村作家的作品,通过若鸿文化实现了视觉化落地,被赋予了更有想象力的商业空间。

王泰还找到了一个国际大舞台——中国国际动漫节。

他说,对于一家致力于国漫崛起的创业企业来说,“流量”至关重要——对受众、投资机构、合作企业的多维度曝光。中国国际动漫节提供了这样的机会,“我们很多上游供应商就是在动漫节上认识的。”

对于若鸿文化的发展,王泰有更远大的想法:“我想支持更多人,尤其是年轻人实现他们的文创梦想。”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
阳光政务
在滨江,他们如何找到更多可能性 从导演到企业CEO,从网络作家到创业者,两位年轻人的奋斗史
发布时间: 2021-12-30
信息来源: 钱江晚报 浏览量:

杭州文创产业乘风破浪,2020年增加值实现2285亿元,比上年增长8.2%。

其中,杭州高新区(滨江)文化产业成绩斐然,增加值363.7亿元,同比增长15.8%。

最新的文化产业发展规划显示:到2025年,滨江区要将文化产业发展成为区重要战略性支柱产业,创新驱动、优势突出的现代文化产业体系和市场体系基本建成;通过“三区一园一地”(即国际动漫游戏产业先行区、国际网络文学产业样板区、国际“文化+科技”融合发展标杆区、白马湖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园区、创意设计先锋地)的效应引领,把杭州高新区(滨江)打造成为之江文化产业带最具活力的动力引擎,新时期具有重要国际知名度和美誉度的文化创意城区。

文创企业良好的发展势头,成为了滨江的“活招牌”,每年都有众多文创企业落地滨江。

我们遇到两位年轻创业者——“泡面头”和“发飙的蜗牛”。作为年轻文创企业创业者的代表,在滨江,他们找到了个人奋斗更多的可能性。

杨加助蓬松的泡面头,就是他的名片。

他说,心中多一个想法,头顶上就会多一个问号,当问号越来越多,就有了这头“大爆炸”。

他的身份挺多:导演、编剧、制片人,还有杭州流彩动画有限公司的CEO。

创业6年,他的根扎在了杭州滨江。开始的路并不顺畅,幸好滨江的“包容”让他有了试错机会,几度浮沉,他挺过了五年,正在拥抱下一个五年。

阿助出生在温州,兄弟三个,他排中间。小学四年级开始接触绘画,老师给的评价是“比同龄人画得好”。

从小看《七龙珠》和《灌篮高手》长大的他通过艺考,成了浙江传媒学院动漫专业的学生。

毕业后,他做过二维动画设计。受《汽车总动员》的影响,阿助在心里默默播下种子:做属于自己的动画电影。

为了这个梦想,他辞职了,一边在培训机构教人画画,一边自学三维动画的制作。“2008年我就在滨江租房,当时在联庄一区的农民房,每天坐公交车穿越景区去上班。”回忆那两年的日子,阿助挺感激,“所有的经历都是财富”。

经过几年历练,他带着几个志同道合的伙伴,在滨江的星光大道开起了公司,接一些动画广告的制作。

这便是流彩动画的雏形。

前三年总有几个月工资付不出,阿助向表弟借过钱,也卖过房子维持公司运转。白天在公司当老板,晚上到公司楼下的酒吧当贝斯手补贴公司。

转机出现在2019年。那个夏天,动画片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横空出世。其中的“陈塘关大战”燃爆,哪吒、敖丙、太乙真人、申公豹的大混战,让人眼花缭乱的对打场面,还有哪吒变身、敖丙化作龙升空等酷炫场景……让这一切“动起来”,是阿助带领的技术团队刻苦攻关2个多月的成果。

流彩动画就这样一炮而红。

《白素贞》是他筹划了好多年的一部作品。

“浙江有这么优秀的神话故事,但是没有优秀的原创,太可惜了。我要打破这个僵局。”2014年,阿助就写出了动画的第一版剧本,后来为了丰富故事,他让团队去采风。

如今,《白素贞》的故事已经改到了第五版,制作也争分夺秒进行着。“有笑点也有泪点,有情感也有温度,大家期待一下吧。”阿助说,电影计划明年上映,他希望能做出杭州的新名片。

一路走来,满脑子想法的阿助很感谢滨江。

“滨江就是创业的温室,让我们自由生长的同时,又注入了阳光雨露。”

这个年轻人说,未来还有很多想法等着实现。想制作一部音乐动画电影,想把动画电影做成产业,想把公司所在的物业做成一个艺术街区,做成白马湖的后花园……

白天加黑夜,王泰在横店紧锣密鼓地拍戏。

他是导演,作品《武神主宰》讲述了一个少年经受波折后踏上成长之路的故事。

王泰很享受把静态的文字用动态的画面表达出来。

如果对王泰这个名字陌生,那“发飙的蜗牛”你可能有所耳闻。

“发飙的蜗牛”就是王泰。

作为一个写游戏和玄幻类型的网络作家,他著有《网游之练级专家》、《贼胆》、《妖神记》等十一部作品共计一千八百万字。今年9月,《妖神记》还登上了“2020年度中国网络文学影响力榜”的海外影响力榜。

在很多读者的“催更”声中,“发飙的蜗牛”悄悄转换了身份,以本名王泰成立了杭州若鸿文化创意有限公司,用网络文学的故事结构去打通漫画、动画、游戏、影视多个领域。

从3万元的启动资金,到如今百名员工的规模,若鸿文化在王泰的带领下,路越走越宽。

1987年,王泰出生在台州临海,2006年考入东华大学的化工专业。

从小就喜欢玩游戏和看小说的他,2008年开始网文创作,后来成为了一个职业作家。

不少作家希望自己的作品被改编成漫画动画影视。王泰等到了伯乐,可惜卖出版权的几部作品都没做到他理想中的样子。他决定自己出来做影视化改编。

2015年,王泰创建了杭州若鸿文化创意有限公司。

他用自己的稿费,招募到一群漫画创作人员,还有其他几位小说作家和编辑负责故事开发,一个年轻的团队就这样组建了起来。

意外的是,初出茅庐的团队,做出的《妖神记》漫画,迅速创造了2亿多的点击和近300万收藏的好成绩,并被翻译成了英文、泰文、韩文等多种语言,成了国漫爆款。

若鸿文化喜提天使轮投资,公司顺势迁至滨江星耀中心,王泰和滨江的缘分就此开始。

“当时,有朋友介绍说滨江这边政策比较好。公司创立前三年,基本都能享受房租补贴。”王泰回忆说,因为获评“瞪羚企业”和国家高新技术企业,还享受到了所得税优惠政策和一些资金支持。

从2015年到2016年,一系列标志性事件让内容付费成为互联网行业的潮流和风口。若鸿文化一脚踩进“知识付费元年”,御时代风口而上,运营走上正轨。

2017年,中国网络作家村在高新区(滨江)成立,目前已集聚网络文学作家212位。这些作家的入驻,给滨江区文创产业带来新的生机,也给当时的若鸿文化带来思考。

不少驻村作家的作品,通过若鸿文化实现了视觉化落地,被赋予了更有想象力的商业空间。

王泰还找到了一个国际大舞台——中国国际动漫节。

他说,对于一家致力于国漫崛起的创业企业来说,“流量”至关重要——对受众、投资机构、合作企业的多维度曝光。中国国际动漫节提供了这样的机会,“我们很多上游供应商就是在动漫节上认识的。”

对于若鸿文化的发展,王泰有更远大的想法:“我想支持更多人,尤其是年轻人实现他们的文创梦想。”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